名士

雾十

首页 >> 名士 >> 名士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前方高能 岁清平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嫁给一个死太监 上神升级记 弥天大雾 佛系女配穿书日常 喵仙君 坤宁
名士 雾十 - 名士全文阅读 - 名士txt下载 - 名士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七夕小番外: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这天, 卫玠一睁开眼睛, 就发现自己又穿了。

身边没有拓跋六修, 也没有属于卫家的人, 只有他自己, 貌似变成了小孩子,穿着紫色的长袍,茫然无措的站在外祖王家既熟悉又陌生的庭院里。

仆从成群结队的从卫玠身边来来回回的走过,却仿佛谁也看不到他一般。

卫玠心下有些害怕, 求证似的朝着记忆里王济二舅所在的院子走去。还没走到目的地,就看到了外祖母钟氏正朝着他迎面而来, 年轻了好多岁的版本外祖母,前后簇拥着婢子,从长廊下缓步走过。

卫玠高兴的上前打招呼, 暂时性忽略了外祖母突然年轻的容颜。

然后, 卫玠就眼睁睁的看着外祖母目不斜视的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对他视若无睹,好似他不存在一般。

卫玠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想要伸手去拉住外祖母,却发现自己的手就这样生生的从外祖母的衣裙中穿了过去。

=口=终于意识到自己貌似变成了阿飘的卫玠有点蒙,他坐在廊下开始质疑人生,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始终没办法接受刚刚发生了什么。这就是曾经拓跋六修的日常吗?没有人看得见他, 没有人听得到他……

卫玠突然意识到, 鬼其实一点都不可怕, 变成鬼才可怕!他还变成了只有几头身高的小鬼!

“噗。”

一道男子的笑声再也忍耐不住的发了出来,并边笑边从卫玠的视野盲点里迈步现身。对方看上去十分高大,越走越近,卫玠只能抬头仰望,才能看清对方与自己十分相似的容颜。

虽然长的像,但他没我漂亮!←这是自恋卫的第一反应。

眼前这个小孩子长的可真好看,跟玉做的似的!←这是王尚的第一反应。

“你是谁?”王尚用生怕吓到小动物似的轻柔嗓音再次开口询问。

卫玠张了张口,几经努力,却也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卫玠”二字,他只能不情不愿的说:“我叫小娘。”

“小娘?”王尚笑的更厉害了,肩膀都开始夸张的抖动,“挺、挺适合你的。那么,小娘,你在干什么?”

“说来你也不会信的。”卫玠很惆怅,垂下头,鼓着脸,唉声又叹气。如果换做成年状态,还能算是一种病弱西子的美,但如今……就只剩下小孩子强装大人的可爱了。

王尚走上台阶,与卫玠并排坐在了一起,他说:“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不会信呢?”

卫玠歪头,半信半疑,但还是决定挑战一下:“我本来是去舅舅家做客的,结果舅舅没见着,却到了这里。谁也看不到我,谁也不听我是说话,连外祖母、祖母都不理我了。”

“你娘叫什么?”王尚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反而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王令淑。”卫玠道,他的娘的名字他倒是能够说的很流畅。

“!!!”王尚自然是十分震惊的,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又有一种果然如此的释然,“小娘,我是你舅舅啊!”

“骗子!”卫玠并不买账,大概是身体变小了,很多言行也不自觉的直白了许多,“我舅舅叫王武子,是当朝大将军,你敢胡说,小心叫他来抓你。”

“我是大舅,王尚,王文子。”王尚已经毫不怀疑了,因为他弟弟王济的字还没定下来,他的文子也还是父亲与他提前透了底,只等着弱冠礼之后再广而告之,目前除了父亲与他,再没有人知道,包括母亲。而以父亲的习惯来看,若他叫文子,那他一母同胞的嫡亲弟弟以后肯定是要叫武子的。

“噗。”这回轮到卫玠哈哈大笑了,“文子”这个字起的还真是很有外祖父的个性呢。卫玠其实也差不多猜到眼前的人,就是他未曾有缘得见的大舅王尚了,那个风光霁月、活成了所有人心中最大的遗憾的翩翩君子。卫玠刚刚那么说,只是想让王尚先反应过来,好取信于他。

“你笑什么?”王尚一愣。

“笑你好看。”卫玠严肃道。

“咱俩长的挺像的。”王尚默默提醒。

“对啊,我也好看,”卫玠的脸一直挺大的,也不觉得自己说自己好看有什么不对的,“我是大晋第一美人!所有人都这么说。”

王尚却在心里暗暗盘算起,要不要和还未出嫁的小妹讨论一下未来有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安抚一下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家伙:“别担心,我相信你会找到回去的路的。哪怕找不到,大舅也会照顾好你。”

卫玠得了保证,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王尚开怀而笑,捏了捏卫玠一看就很捏的小脸,果然软弹嫩滑,让人爱不释手。这同时也让王尚意识到了,他能触碰到眼前的小孩,两人都挺意外的。不过王尚的惊讶只是转瞬,很快就换了个话题:“你爹叫什么啊?”

卫玠张张口,却说不出来,他只能摇摇头,实话实说:“我说不出来,但太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王尚自行理解了——天机不可泄露,:“那你在家排行第几啊?”

“我是三郎。”这还是可以说的,天机真的很复杂,卫玠至今还没有摸清楚到底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有嫡亲兄妹吗?”王尚又问。

“上有一兄一姐。”但枣哥和熠姐的具体名字就说不出来了。

王尚抬手点了点卫玠秀气的鼻尖,粉白挺翘,犹如大师杰作:“原来是和我阿弟一样,万事不愁的排行。怪不得和阿弟那么亲,一上来就要找他,都不问问大舅。”

“大舅舅也好。”卫玠赶忙上前拿出了所有看家本领的撒娇,心想着这次穿越怕不是老天在成全他,让他改变大舅战死的命运!结果,卫玠还是说不出来。但他却并没有气馁,想着等战事来了,阻止王尚上战场也是一样的,总会有办法的!

王尚是个心很大的人,陪妹子聊了一会儿之后,就道:“小娘要不要随我去看看你娘?”

“好!”

然后,卫玠就和大舅一起,前往了二舅王济童年的院子里。院子还是那个院子,假山流水,亭台楼阁,只不过摆设要更加鲜亮活泼些,很讨孩子喜欢。院前种了一棵很大的海棠树,枝繁叶茂,花朵婆娑。

一个卫玠觉得背影有些熟悉、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的少年,正在站在树下张着手臂,小心翼翼的准备接着什么。

近看才会发现,那粗壮的树干上,正坐着个胆子极大的小女孩,穿着一身方便行动的胡装,梳着高高的马尾,英气的眉眼间有着与卫玠相似的气质。

少年在树下呵斥:“王令淑,你给我下来!”

一身粉蓝色的小女孩却只是做个了鬼脸道:“我就不!有本事你上来啊,你上来啊!”

少年气的在树下跺脚,表情生动又古怪,一边想要高喊,一边又生怕被人听见,压低声音带着怒火:“你以为我上不去吗?我还不是怕我上去了,你掉下来没人接?!”

女孩却只回了个极其魔性挑衅的“嘻嘻嘻嘻”,完全不买她哥哥的账。

被大舅抱在怀里的卫玠,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他有点想要拒绝现实。

王尚摸了摸下巴,对卫玠小声的打破了他的幻想:“你娘长大之后,和现在有点差距?”

卫玠整个人都要石化了:这何止是有点,差别大了好吗!

“娘都不许我爬树的。”卫玠趁机告状道。那个温柔大气又治家极严的母亲,哪有如今这般促狭又灵动的样子。

王尚摸了摸卫玠的头,碎发就和小动物的容貌似的,特别好摸顺滑。他开导道:“大人都是这个样子的。他们自己小时候做过的,却不允许孩子做,委实不讲道理。”

“对!”卫玠同仇敌忾的点点头。

“你回去之后把这段和你娘说说,看她还敢不敢管你。”王尚给卫玠出着坏主意,那表情和王济准备使坏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说好的男神一样的大舅,这样走下了神坛,但,怎么说好呢,卫玠觉得这样的大舅也挺好的。比起一个因为伤逝而被供上神坛的舅舅,他更想要一个像普通人一样平凡却鲜活的舅舅。

王尚再次捏了一把卫玠的脸,真的好好捏。然后,这才摆出一副兄长脸,上前呵斥:“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吓的王令淑一个脚滑,差点真的从树上掉下去,幸好没事。

王尚冲卫玠眨眨眼,好像在说,‘没办法,我也是这样一个不讲道理的大人啊’,王尚小时候也贪玩,爬过树,摔过腿,所以无论如何都不想胞妹再尝试一遍。

王令淑最终安然无恙的下了树,被他二哥王济狠狠的欺负了一把,一边教训,王济还要一边道:“让你害我担心!”

然后,王令淑就红着眼睛,欲哭欲泣,跑着去找大哥王尚主持公道了,最终的结果是王济被大哥和母亲男女混合双打了一顿,让你欺负妹妹!

王令淑完胜!

卫玠觉得他真不愧是他娘的儿子,这似曾相识的兄妹相处。当最小的那个就是占便宜啊。好比他此时此刻变小的外表,若他是个大人,想让王尚相信他可不容易。

那天晚上,卫玠是和大舅一起睡的,激动的根本睡不着。最后还是王尚耐心的一点点哄着,念了不知道多少文章,这才终于慢慢闭上了眼睛。卫玠一直死死的抓着王尚的手,生怕失去大舅,他还不忘在剧透的边缘试探:“阿娘还是会摔到手,你要监督她。”

“好。”王尚轻轻拍抚着卫玠的小胸膛,眉眼里都写满了温柔,他还没有孩子,却已经对外来充满了期待,真想有个卫玠这样的小生命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然后,眼睛一闭一睁,卫玠又穿了。

房子还是那个房子,属于大舅的房间,如今却空无一人,外面突然下起了雨,屋内的光线不好,有点暗。卫玠试着走了出去,王家的仆从们还是看不到他,只是人人脸上的表情,从卫玠之前看到的轻快,变成多了一丝沉重。是个人都能感觉到那种风雨欲来的肃穆。

王尚是去父亲的书房了,一回来,就看到了曾经他偶然见过一次的来自未来的妹子,再一次懵懵懂懂的坐在了他的房间里。

距离卫玠上次穿越,此时应该已经过去了几年,王尚已经从翩翩少年,变成了温雅青年。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他从风雨中走来,撑一柄油纸伞,在天青色的朦胧中,惊艳所有人的眼。

“大舅舅。”卫玠惊喜的抬头,开口。

王尚身上还有些寒气,不敢靠近卫玠,只一边自己换外衣一边问卫玠:“又变成这种状态了吗?还是你一睁开眼睛,就从我身边到了这里?”

“我一睁开眼睛,大家就变了。”卫玠不得不佩服他大舅的脑洞,一般人根本想不到这种情况吧?

“别怕,看来你肯定会慢慢回到你在的时代了。”王尚很高兴,却又有些忧愁,“也不知道下次你还能不能看到我。”

卫玠一愣,为何这么说?

不等卫玠问,随着一阵“腾腾腾”的跑步声,长大了些、变得更加莽撞的王济就闯了进来。他一下子就拉开了门,如一座随时都会喷发的活火山,大声质问着自己的兄长:“他们都在说,你要随父亲上战场了?那是真的吗?!”

王尚面不改色,语气还是那样不高不低、不疾不徐:“恩,很快就走。”

“为什么?”王济更生气了,少年意气写满了他的脸,“咱们家还需要你去挣那份军功?你知不知道那是会死人的?!”

“我当然知道。”王尚很冷静,“但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你想做什么?当个烈士?你想过你走了之后,阿娘和令淑怎么办吗?我……”又该怎么办呢?每一次父亲离家,母亲一个字都不会说,但王济却见过无数次她夜深人静、在烛火下默默流泪,连声音都不敢出。王济暴躁极了,“我不许你去!”

王尚没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弟弟,他想安慰他,却也不会为此而退让。大丈夫生于世,有所为,有所不为。他目前正在做的,就是他觉得他一定要去做的事情。

“我不管了,随你便!”王济大闹一场,负气离开。

徒留王尚还没来得及完全伸出的、想要去搂过弟弟的手,僵硬在了原地,王尚看着疾风骤雨一般的王济,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在一片黑暗里,他问卫玠:“我做错了吗?”

“别去。”连卫玠也这样开口。

“为何?”

“因为……”卫玠后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无论他再怎么努力,他也无法说出他知道的历史。

但心思剔透的王尚,却还是懂了这份欲言又止:“因为我回不来了,是吗?”

卫玠沉默了。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你对阿弟、令淑还是阿娘都有印象,唯独对我却像是看见了陌生人。只等我介绍了自己的名字,你才有了印象。看来我没办法看到你出生了呢,甚至都没办法看到令淑出嫁。她……幸福吗?”

“祖父虽严肃,却极护短,待家人很好;母亲聪慧大度,很会处理与妯娌间的关系,几乎从未红脸;阿爹婚后始终只有阿娘一人,夫妻举案齐眉,琴瑟和鸣。”

“那就好、那就好。”王尚连说了两遍,也不知道是在对卫玠说,还是在安慰自己,“武子是不会让令淑被欺负的。”

卫玠趁机再一次道:“别上战场了,好不好,大舅?求你了。”

王尚沉默了下来:他并不是改变主意又或者犹豫了,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对年幼的妹子去解释,他一定要这么做的理由。最后,他只能说:“你还小,你不懂。”

卫玠却反问:“你不说,又怎么会知道我不懂呢?”

王尚想起了与妹子的初遇,笑了:“好吧,你说的对。”

“这是你说过的话。”卫玠提醒。

“我说的当然是对的。”

“……”卫玠发现他大舅的脸其实也挺大的。

“于私,我阿爹,就是你外祖,他是征虏将军,我身为他的嫡长子,若胆小怕事不敢上战场,别人会怎么说呢?我不怕人言,却怕别人说我的父亲,说我太原王氏。

“于公,如今正是多事之秋,用人之际,我不去,别的世家子弟也可以说,连将军之子都不去,我又为何要去?你知道这会造成多大的连锁反应吗?

“最重要的是,我想去。也许我不一定能立父亲那样的不世之功,却也想为百姓做些什么。”

早一天结束战争,就会早一天有人免于死亡,免于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王尚从出生起便享受着锦衣玉食,仆从车马。这些东西从哪里来?普通百姓!

如今,该轮到他回报他们,为他过去的享受买单了。

卫玠本以为凭他练就的口才,他肯定能说过王尚。结果,还未开口,便已经败了。甚至反而觉得王尚说的很有道理。

两人相顾无言,到最后卫玠才缓缓的说:“那你总该和舅舅解释一下的。”

否则那会成为王济一辈子都解不开的心结,兄长此役一去不回,而他们兄弟之间留下的却只有永远没有办法和解的最后一次争执。

“理当如此。”王尚点点头。

本来王尚是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和幼弟解释的,王济与他人不同,他被母亲养的太过娇纵,又自小天赋惊人,不是那么好沟通的人。但现在,王尚却反而因为卫玠的剧透,而有了一肚子的话要和王济说,他有太多的担心要去交待了。

于是,在王尚临行前的那一晚,王尚与王济兄弟跪坐在廊下,隔着一张不知道年代的小桌,赏着淅淅沥沥的小语,闲话家常。

“你问我,若我和爹走了,阿娘和令淑怎么办。我想说,她们还有你啊。我不放心把他们交给任何人,唯有你,我只放心你能照顾好她们。我如你这般大时,远不及你聪慧,但我依旧在父亲不在时,把你们照顾的很好。你难道还不如我吗?”

中二少年被巨大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所充斥,满脑子都是“我是独一无二的”、“我能拯救世家”的狂妄,自然不愿意承认他不如自己的兄长:“我当然能!”

“我信你。”成功下套的兄长笑了。

卫玠在一边默默给他大舅点了三十二个赞。

然后,就是顺理成章的叮嘱了,阿娘的病,令淑的衣,后院那一群玩宅斗的女人,大大小小、事无巨细。王尚平日里要操的心,远远超过了王济的想象。

王济一件件的答应下来,但越答应越心惊肉跳,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原来兄长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吗?他又是钦佩,又是心疼,也开始觉得自己不该那么任性,什么都不问的只会给兄长增加负担,只是少年的倔强与逞强,让他始终不肯开口认输。

一直到最后的最后,王济才生硬的说了一句:“我等你回来。”

王尚沉默不语,实在是无法做出对等的承诺。

王济以为王尚这是默认了,直至很多年后的某日,回想起那一夜,他才惊觉那是王尚最后的实话——他回不来了,他不想骗他。

多年后,季冬之月,北风如狂。

大雪于都城纷纷扬扬而至,下了整整一夜。一点禅灯,照不亮王济苍老的面容。他躺在榻上,看着木门怔怔出神,直至一个身姿欣长、挺拔如竹的瘦弱青年迈步走了进来。

门开的瞬间,带来了刺骨寒凉的冷风,却也给王济带来了他最想见到的人。

“阿兄。”他说。

卫玠不疾不徐的缓步上前,正襟危坐于垫上,学着拓跋六修一惯大马金刀、杀伐果断的武将气势,与王济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朦胧距离,留下足够的想象空间。他不敢多言,生怕惊醒了王济的美梦,只刻意压低声音,用浑厚又包容的声音回:“是我。”

“你明天就要走了吗?”王济小心翼翼的问,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着浓到化不开的不舍,仿佛他真的回到了不知愁滋味的少年期。泛白的唇角,微微张开,好像要说“求你,别走”。

他总觉得王尚走了,就要发生很可怕的事情,可怕到一生放荡不羁的他都恐惧了起来。

卫玠忍不住握住了王济的手,想要温暖他,但却犹如握住了一柄冰凉的兵器,凛冽,冷硬,仿佛已经没有了一丝人气。卫玠急迫的想要唤起王济心中的生命火焰,他摩挲着舅父的手,一遍遍的说:“我不走,不走了,只陪着你。”

王济有些糊涂了,他又说:“你回来了啊,阿兄。”

卫玠配合的点点头:“对,我回来了。”从战场上回来了。

“你看到阿娘了吗?”王济自问自答,喃喃自语,“阿娘很好,虽然小病不断,却大病没有,活了九十九,无人不称赞。”

“你照顾的很好,辛苦你了。”

“你看到令淑了吗?我每年都会差人给她做全新的衣裳,最漂亮的花色,最流行的款式,永远都是咱们最好看的小妹妹。”

“我看到了,令淑变化可真大,你把她教的很好。”

“你看到我了吗?我当大将军啦,娶了公主,官职比你都大,是不是很厉害?”

“你长大了,我很欣慰。我就知道的,你能在我走后撑起这个家。你永远都不会让我失望,因为你是我的弟弟王武子啊。”

王济猛然睁开眼睛,用劲儿抓着卫玠的手说:“那你呢?这些年,你病了吗?有新衣穿吗?可曾有过变化?”

“我……”

不等卫玠回答,王济就又好像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你不会再病了,也不会再穿新衣了,更不会再有变化,因为你战死了啊。“

君去骨成尘,我在头如雪。

年少梦最终还是醒了,大哥不会不走,也没有回来。

王济冲着卫玠笑了笑:“你不是大哥,你是小娘。”

卫玠一愣,他觉得他学王尚学的挺像的啊,至少和他说不上来到底是梦还是穿越见到的王尚很像。没道理会被识破。

王济嗬嗬笑着,像个漏气的风箱:“因为大哥只会坚持说,他要走,一往无前,永不回头。”

王济和王尚是彻头彻尾的两种人。王尚固执己见又君子端方,只要是他认准的事情,就绝不会回头,他人淡如菊,却又坚韧如蒲苇。王济却是个性格阴晴不定的蛇精病,看上去对什么都不在乎,可真正放不下过去的,反而是他。

“可我以为你不想他走的。”卫玠道。

“不,”王济遥遥头,终于说完了他一开始有气无力没有说完的话,“我不是不想他走,只是遗憾没能与他说,请带我一起走。”

你没有如期归来,而这正是离别的意义——北岛。

※※※※※※※※※※※※※※※※※※※※

这里是突然诈尸的番外23333

这是放在个人志的番外,感觉个人志也做出来有一年多了,就放一个到网上啦,希望大家喜欢(づ ̄3 ̄)づ╭

又PS:厚颜无耻给新坑打广告,9月5日准时开的古耽新坑——《大限将至》:

一句话简介:主角觉得他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文案:戚一斐最近得了个沙雕金手指。

——他看到了自己的死亡倒计时,也只能看到自己的。

他离当场去世只剩【十天】。

想要活命,就必须和冷宫里人厌鬼憎的七皇子时时刻刻待在一起。

待的越久,寿数越长。

但他是那种为了活命,就出卖灵魂的人吗?

事实证明,他是。_(:з)∠)_

吸攻续命的受X阴狠暴君攻。

PS:吸猫的那种吸,不是吸取阳气、寿命等。这是个小甜饼?不是恐怖故事啊。

传送门:←点击按钮直接穿越雾十十的古耽新文,预收一下嘛~英雄~你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摁一下小小的收藏,新文就带回家啦~~(≧▽≦)/~

《名士》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九六味小说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九六味小说网!

喜欢名士请大家收藏:(m.96wei.com)名士九六味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盖世仙尊 大明文魁 终极大武神 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 超级巨星 帝妃临天 我是妖怪组二代目 神棍贾赦 九龙圣祖 凤栖青雀台 十代目在横滨出道 混完西游才出世 我在开封府坐牢 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 最强的系统 武炼巅峰 末世求生 我真是女明星 寒鸦 红楼春
经典收藏 权宦心头朱砂痣 我本厚道(gl) 冥帝的绝世狂妃 坐等飞升 盛宠令 大唐皇子日常 始乱终弃了师尊后 异世之成神路 夜夜静夜美人 江湖不好唬 农门继母养儿 位面餐厅[经营] 流放三千里 判官 千金散尽还复来 与神仙大佬浑水摸鱼的日子 溺宠天师大人 重生攻略手札 边关小厨娘 点龙笔
最近更新 龙王大人是我夫 白月光分手日常 高塔公主[西曼] 嫁病娇后我咸鱼了 从此男主改拿绿茶剧本 前方高能 总有人劝我造反 解怨司[穿越] 悲剧发生前[快穿] 元希修真录 大佬退休之后 [红楼]公主自救手册 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 和堕落之主谈恋爱 隔山海 论灵脉的养气功夫 女配她一心向道[快穿] 师兄啊我真的不想修炼了 [综]被迫成为咸鱼之王的那些年 大魔王娇养指南
名士 雾十 - 名士txt下载 - 名士最新章节 - 名士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